欢迎访问铜人武术网!微信公众号:wushuwang

古老的宗教与武术的关系

时间:2020-10-18 11:55:22编辑:铜人武术网

古老的宗教与武术的关系

镜头一:在苍黄的荒原上,义和团勇士身着“护身符”,口中念着咒语,面对八国联军的洋枪洋炮,举着大刀一批批地向前冲去……

(旁白)虽说神秘,却又何等的壮烈!

 

镜头二:霍赵两家为争夺“迷踪拳”的“正宗”,进行一年一度的对抗比赛。

(旁白)这种“正宗”比赛无疑是争夺一种宗教权威……

这便是宗教在古武术中最好的体现,这便是宗教与古武术结合的令人难解的

“胎儿”。翻开中华古武术史,人们都可以嗅到古武术中那浓浓的宗教气息,尤其是传统古武术中的宗教气息。

中国的宗教严格说来是一个复合体,是各种文化观念、伦理观念、社会观念的综合物。作为一种意识形态,宗教在古武术的发展过程中发生过特定的作用。

宗教作为一种人类社会历史的共同现象,起源是相当久远的。在中国,至少距今约一万八千年的山顶洞人,就有了灵魂不死的观念,因为他们用石器、骨器给死者随葬,并在死者身旁撒有红色铁矿粉粒,表明他们认为人死后生命会以另外的形式延续下去,所以需要生活物品和红色的保护。不过这仅仅是一种朦胧的宗教观念,还算不上真正的原始宗教。直至到了五千年以前的母系氏族社会,原始宗教才进入比较兴旺发达的时期,除了宗教观念(如自然崇拜,图腾崇拜)普遍化,还有了相当规模的宗教祭祀活动。人类最早的社会意识形态很大程度上是受原始宗教所制约的。人类许多活动最初只是模仿,而不是通过批判和推理进行的。对直接经验的继承,也说不出多少道理,他们幻想用一种特定的动作来影响或控制自身以外的事物。法术、巫术在那朦胧的时代应运而生。用群体的呼喊和动作显示威力,有时只是出自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一种“自我恐怖”感觉。天体、地貌、动物、植物……都成了崇拜的对象,一种超自然体的“灵魂”、“精灵”概念开始形成。从“图腾崇拜”到“祖先崇拜”,进而产生神灵观念。这时期,作为搏击萌芽的“演练”,除了上辈的传授,往往可以在原始人的祭祀活动、模仿野兽动作和得胜后狂欢动作的重复动作中觅到,它还没有从无意识活动中分离出来,因此,可以说,原始搏击一开始就染上了宗教意识的色彩。

 

随着时代的发展,进入到阶级社会,萌芽中的搏击术发生突变,成为更多的偏重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攻防的一种行为。军队的出现,导致了“文武俱行,威德乃成”重武思想的产生,搏击逐渐变成以纯军事性活动为主。当时,人们迷信“天”、“神”,主观意识受着“天”、“神”的控制,靠占卜、法术走上战场,念着咒语去拼搏。在这种情况下,古武术也还是受宗教意识的束缚。

魏晋南北朝时期,佛教由印度传入中国,著名的少林寺是在太和十九年(495年)建成的。民间古武术如何进入佛门,以及少林拳法的起源和代代相传,众说纷纭,却无确切史料相证.但“武以寺名,寺以武显”,却不乏历史记载。不可否认,少林拳法是受当时流散各地拳种的影响而发展起来的,又因为它多出自寺院武功,也不可能不受到佛教意识的影响。需要指出的是,传入中国的佛教,己并非印度佛教的本来面目。佛教与神仙方术相结合,后又与玄学相结合,隋唐时分为若干宗派。它们的“清静无为”、“息心去欲”与黄老思想“淡泊无为,蹈虚守静”相差无几。在这种思想影响下发展起来的古武术,具有鲜明的中国民族特色。佛教所采用的修养方法是“禅”定,即“静思静虑”,调整呼吸,思想集中。而禅宗自惠能禅师起,即放弃佛教经典,不坐禅,也不念经。他指出,

“住心静观,是病非禅”,指责坐禅,“生来坐不卧,死去卧不坐,一身臭骨头,何为立功课”。(《坛经.顿渐品》)“心生则种种法生,心灭则种种法灭。”(《古尊宿语录》卷三)这些都是宜传一切变化都是由人的主观意识决定的唯心主义。他们在谈论经典时,用比喻、隐语,拳打脚踢的动作来表述。如《古尊宿语录》中有这样的记载:“……问声未绝,黄粟便打……如是三度发问,三度被打。”“师于大愚胁下筑三拳。大愚托开云:‘作么生得这汉。来,痛打一顿。’师云:‘说什么待来,即今便吃,随后便掌。”,这就给寺僧们练武提供了相当充分的条件。唐初李世民又允许少林寺“召僧兵”,僧徒可“吃酒肉,开杀戒”,更为寺院练武大开方便之门。禅宗的另一特点是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”的顿悟说。大批在生死线上挣扎的贫困百姓为此说所吸引,纷纷投身于佛门,希冀解脱苦难。古武术在这一特定的历史条件下,借宗教方式向民间发展,而练武之风的兴起传播,又使古武术得以不断创新。

不仅少林拳法与佛教密切相关,而且内家拳的产生与发展,同道教的神仙方术理论及其在“养生术”方面的尝试有着很大的关系。而后来的“太极拳”、

“八卦掌”等以柔为主的拳种,则是把拳术动作与道家的“导引”、“吐纳”相结合创造出来的。在此,要强调指出的是,我们论述古武术与一些宗教的关系,并不是说佛家创立了少林拳,道家创立了武当拳。在当时宗教意识激烈竞争的条件下,流传于佛门道宫的古武术,必然被打卜各种宗教意识的烙印,从而出现了许多分支。这种烙印也仅仅是联系,最多是密切一点而已。

正是古武术与宗教这种特殊的关系,在宗派门户的影响下,出现了为争“正宗”、“真传”而假托、附会“神仙”、“佛祖”的现象,使古武术带上迷信、神秘玄冥等糟粕,阻碍古武术的健康发展。

对古武术与宗教的关系,应针对其不同情况,正确地认识宗教对古武术的作用,才能解决古武术领域中难以解决的问题。